绿凤新闻资讯
搜索
  • 搜索
委托找货
您所在的位置:绿凤新闻>社会>深圳拟设立独生子女护理假 逾八成受访者担心“有假难休”
深圳拟设立独生子女护理假 逾八成受访者担心“有假难休”
2019-10-24 10:19:33

日前,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关于建立高层次老年护理服务体系的决定》(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提到将推动建立独生子女护理假,以缓解家庭护理压力。杜南记者联合发起了一项关于“深圳计划促进建立独生子女保健假,你认为怎么样?”截至10月14日中午12: 00,近万人被吸引到“观看”并参与投票。其中,9170票获得支持,占96.6%,74.5%的受访者也支持为非独生子女设立假期。然而,超过80%的受访者担心“度假”。

投票数据

96.6%的受访者支持设立假日。

“独生子女照料假”是指在独生子女父母生病住院时,雇主应给予他们的假期,在陪伴期间不得扣除工资、津贴、奖金和其他福利。广州是我省第一个实行独生子女保健假的城市。《广州市人口和计划生育服务管理条例》明确规定独生子女父母年满60周岁,其子女住院期间可享受护理假。每年的总天数不超过15天。在此期间,员工所在单位应保证员工工资照常支付,不得影响员工福利和全勤奖励。然而,深圳尚未正式设立独生子女保育假。

杜南记者最近走访了深圳的各个地区,发现人们强烈支持建立独生子女保健假。“杜南热点站”投票中的支持者比例也达到了96.6%。此外,74.5%的网民认为也应该为非独生子女群体设置假期,但天数可以适当减少。至于假期的天数,有很大的不同和不同的意见。支持“每年总计不少于20天”的网民人数最多,占38.2%,而26.5%的网民支持“每年总计不少于10天”,35.3%的网民认为“每年总计不少于30天”更合适。

独生子

期待实施护理假

根据深圳市民政局的统计,截至2018年底,深圳实际管理的老年人有114万人,其中不到30%是注册永久居民。未来几年,深圳老年人口将快速增长。据预测,深圳的户籍和常住老年人口将在10年内翻一番。关于“独生子女照顾假”的讨论也引起了很多关注。

今年40岁,龙岗区一家科技公司的工程师周先生完全感受到了“老有所依,小有所依”的中年困境。周先生的父母今年都70多岁了。父母都患有严重的高血压,他妻子的父母也健康不佳。"年度体检后,我不敢直接看他们的体检结果."作为一个典型的双职工家庭,周先生说,多次休假将不可避免地耽误工作,所以他非常希望独生子女照顾假能够得到批准。

在平山,许多市民认为在深圳设立独生子女保健假是件好事,但他们也担心雇主能否很好地实施。黄,在平山地区的一家企业工作,生于1990年,和他的妻子一样是独生子。他们必须同时照顾四位老人。黄说,深圳的生活成本相对较高,夫妻双方都必须全职工作,否则很难维持整个家庭的开支。然而,随着老年人变老并轮流生病,他们和他们的妻子经常不得不请假回家照顾他们。“我很好,只要有正当理由,公司通常会批准休假,而妻子的公司很少有人,所以请假回家并不容易。”黄先生强烈支持建立独生子女照顾假。「不过,我们也会质疑这个假期能否落实得很好。公平地说,政府机构、国有企业和大型企业将会发现对小型企业来说很难实施这个假期。”

在访问期间,杜南记者采访了许多独生子女家庭。几乎所有人都说年轻夫妇照顾四位80后和90后老人是很常见的。他们希望政府能给予更多的关心和支持,以确保这个节日的到来。

用人单位

公司或调整制度,希望政府能分享。

尽管几乎所有参与调查的网民都支持建立独生子女照顾假,但他们普遍担心“执行”问题。80%以上的受访者担心杜南记者网和采访过程中出现“假假日”。

龙岗区布吉税务代理记账公司负责人高宗支持建立独生子女保健假,但他也指出成本是企业生存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劳动力成本是一项非常大的支出。他以自己的公司为例说明:“公司10名员工中有7名是独生子女。如果所有员工都休假,工资不变,企业的雇佣成本无疑会大幅增加,老板肯定会承受压力,甚至不愿意。”

高将军说,实施“育儿假”的困难并不意味着不应该确定。独生子女家庭响应了政府的计划生育号召。现在很难陪父母了。政府的帮助不能被搁置,责任不能完全留给企业。

黄光裕在罗湖经营着一家与新经济和文化相关的公司,他也接受了独生子女保育假的设立。黄先生说,目前,公司的工作一般是电脑操作。为了享受假期,员工可以选择在这段时间在家工作,只要员工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手中的工作。关于经济损失的索赔,黄先生说,如果真的设立了育儿假,公司还将调整制度以避免经济损失。

记者统筹:帅店陈荣梅

编辑协调:柴华

采访:杜南记者帅典陈荣梅谢岳雷曾海成蔡雨晴

声音

非独生子女

护理假也是必需的。

据不完全统计,福建、广西、海南、湖北、黑龙江、重庆、四川、河北、河南、宁夏、内蒙古、山西、云南等至少13个省以及淮安、广州等2个城市引入并实施了“独生子女保健假”制度,每年休假总天数从10天到20天不等。然而,只有湖北、黑龙江、四川和宁夏等少数省份明确规定,非独生子女也可以享受育儿假待遇。

陈是深圳公民,有六个兄弟姐妹,他说这是不合适的。她认为有兄弟姐妹并不意味着没有必要休育儿假。所有的孩子都有责任赡养父母。有许多孩子的家庭应该享受假期。叶子的长度可以更短。

我能休假吗?

这也取决于与父母的距离。

罗湖居民严女士认为,仅凭是否是独生子女来判断是否有假期显然不是很科学。它还应该结合距离和其他问题。例如,她说,如果一个独生子和他的父母住在同一个城市,但不是住在一起,他们可以花时间回家照顾他们的父母。如果他们相距很远,就有必要安排这个假期。

代表性声明

罗湖区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张靖平:

假期的设立非常人性化,可以增加父母的快乐。

对此,记者联系了罗湖区人大代表张靖平,他表示,设置独生子女照顾假非常人道,可以减轻独生子女的压力,增加父母的幸福感。然而,一些公民表示,非独生子女也应该有适当的假期,而另一些人则表示,目前的法定假期可能已经超出了许多企业的能力,并将带来企业运营中不可忽视的损失。

广东省人大代表陈琼:

可以考虑设立基金、保险等方式分摊企业成本

广东省人大代表陈琼长期以来一直关注独生子女保健假问题,他在今年的两届广东省人大会议上建议在全省范围内设立独生子女保健假。对于致力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区的深圳,她认为:“我们应该更加努力,条件已经成熟。”陈琼建议广东省的独生子女保健假每年不应超过15天,而非独生子女假每年不应超过10天。"还应该说明的是,在伴随休假期间,工资和福利不会改变."

至于企业的担忧,陈琼认为,建立一胎育儿假应被视为一个经济账户和一个社会账户。“关于谁将承担带薪休假的费用,存在许多争议。严格执行这一政策的企业和机构能否给予适当的奖励?通过建立资金、保险等手段分散企业成本,逐步社会化成本。”陈琼建议有关部门在提出政策时也应考虑到他们将面临的问题,并为逐步解决提供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