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凤新闻资讯
搜索
  • 搜索
委托找货
您所在的位置:绿凤新闻>文化>日本学者眼中的中国软实力建设
日本学者眼中的中国软实力建设
2019-10-31 18:51:41

近年来,中国政府和私营部门都在大力加强软实力建设和文化输出。孔子学院作为国家项目在世界各地的中国学校的建设和私人“郭雪”活动的盛行也从侧面证实了这一趋势。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人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看法发生了很大变化。在特别关注海外流失的文化遗产的同时,他们也积极地将中国文化介绍给外国。在中国的大街小巷,穿着“中国服装”的年轻人也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

近年来,在中国回归传统文化的大潮中,我感到特别强调“春雪高”的趋势。

江户时代,“汉学”和“蓝雪”盛行于日本(为了掌握西方科学技术,日本在18世纪和19世纪努力学习荷兰知识。当时,他们统称西方科学技术为蓝雪,即日本锁国时期通过荷兰引进的西方科学文化知识称为蓝雪)。为了与这两种“外国知识”竞争,日本经常使用“郭雪”一词,特指自己的知识。江户时代之前,日本在汉学上长期正统。直到江户时代,日本研究才最终达到汉学的地位,成为汉学。国学的建立提高了日本人对民族历史和传统文化的自负。“日本人”的民族意识得到了加强。日本已经逐渐从分离主义国家转变为以天皇为中心的紧密团结的国家。这也是明治维新一系列运动的起点。在当时的欧洲,“历史”主要指西方历史,而亚洲被认为是一个落后地区。为了抵制这种以欧洲为中心的历史观,日本早期的大学既建立了“西方史学”又建立了“东方史学”。然而,仅靠日本史学很难与西方史学竞争,所以“东方史学”的核心当然是中国史。日本汉学研究流行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东方史学学科的建立。正是欧洲史学研究成果的应用,导致了对唐宋变革等理论的深入争论。结论是东方也有可以与文艺复兴相媲美的历史变化。从日俄战争到第一次世界大战,随着日本国际地位的逐步提高,可以说日本的东方历史观为东亚国家和日本联合起来反对西方军事活动提供了基础。“汉学”一词作为汉学的同义词,是在中国日益繁荣的日本东方史学繁荣时期开始出现的,因此“汉学”一词起源于日本的说法也流传开来。但即便如此,也无法相信中国国学的繁荣是由日本国学或东方史学引发的,直接原因是与西方的碰撞。

明治维新后,日本通过向西方学习走上了现代化的道路。学校教育和普通话的普及导致了价值观的统一。此外,文化和社会的西化、琉球和阿伊努人的压迫以及“废佛毁佛”导致了日本社会和文化多样性的严重丧失。这不是“过去式”。日本仍然面临着这个问题。明治时代,一些人已经意识到危机,并致力于保护日本传统文化。这些先驱者包括松浦晃一郎、小泉八云、井上和其他保护阿伊努人文化的人。后来在大正时代,像金田、朱婧这样的语言学者和柳田国男这样的民间学者也对这种垂死的文化感到了一种危机感。在一种紧迫的危机感的驱使下,他们频繁地进行实地调查,留下大量记录,并将其提升到学术研究的高度。以隐花植物研究闻名的南方熊楠也是日本乃至东亚民俗研究的代表人物。

这些亚文化研究成果一代又一代,以各种形式影响着我们。多少了解日本的人可能听过经典名著《菊与剑》,其中讨论了日本人。作家露丝·本尼迪克特从未访问过日本,但他熟悉日本人的生活条件。这主要是由于日本丰富的民俗资料。这些成就是作者写书的重要信息来源之一。此外,现代日本漫画中经常出现的轶事、神话、怪物等故事实际上大多是基于战前的传统文化保护和民俗研究。离题一句,著名推理小说家横沟正史的许多著名小说的主人公是侦探金田一,他的名字来自金田朱一锦。后来,流行推理漫画《金田一少年名单》的主角是小介·金田一的孙子。明治时代以来持续进行的民俗学研究和传统文化保护是丰富日本亚文化的重要因素。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塞泽·凯三(涩泽荣一的孙子)和宫本·高池继续他们的民俗研究。另一方面,他们的研究对象不再局限于日本,他们也开始关注中国和东南亚等少数民族聚集地的研究。这一时期,中野宗介等人从文化人类学的角度提出了“千叶森林文化理论”,指出日本的传统文化与云南和不丹有一些共同之处。这项研究的结果对宫崎骏的电影制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文化和习俗没有被国界和民族清楚地分开。此外,日本能够将日本文化的深刻内涵传播到全世界,并不是因为日本文化和民俗具有独特的魅力和特殊性。仅仅因为任何地区和民族的传统和简单的日常生活在日本都有记录和传承,他们就有了超越民族和文化并与人们产生共鸣的文化基础。

中国也有民俗学研究的先驱,如周作人和茅盾。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在中国各省进行的中草药调查也是一项伟大的事业,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如果传统医学得到规范,医生按照统一的教科书接受培训,这种民间医学知识将面临逐渐被淘汰的命运。然而,这种知识有时会成为重要的信息来源,我们可以从青蒿素的发现中看出——当时,民间药物知识的收集和验证是抗疟疾研究的重要起点。在此之前,治疗疟疾的药物不能与公众分开。例如,在17世纪,南美洲的西班牙人发现金鸡纳树有抗疟疾的作用。例如,这一发现是由传教士传入中国的,并引起了康熙皇帝的注意。南美仍在进行调查,希望能发现新的药用植物。这种可能性仍然潜伏在中国的传统医学知识中。

然而,近年来,虽然中国越来越重视诸如中国传统研究这样的高文化,但我只是从图书馆和学术杂志的观察中发现,国家对这类民俗、习俗和传统的研究不够重视。不仅如此,我还看到,随着近年来区域产业的振兴和发展,一些传统文化甚至被扭曲了。此外,虽然“外国翻译项目”等将中国主要典籍翻译成外语的活动非常流行,但许多典籍在翻译前需要充分消化2000年的研究成果,往往许多解释并不固定,因此将文言文翻译成现代汉语并不容易。翻译成外语绝不是一两年就能完成的职业。此外,翻译优秀作品不仅要有丰富的中国古籍知识,还要有外国古籍的文化基础。如果他们随意翻译,古籍的价值就会降低。此外,应该根据目标国家的需要确定"产出",因此要产生这种"需求",至少必须有足够高的质量。中国人重视的文物和文化在外国人眼里可能没有同样的价值。有时候,在中国人眼里没有价值的东西反而会被外国人发现。例如,李约瑟对中国科学史的研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成功输出文化的国家往往无意识地成功。因此,文化出口事业不仅是单方面的引进,而且应该充分考虑向外国人提供他们自己选择的材料、机会和环境,以便产生效果。为了重视外国人的观点,必须制定一个长期计划来培训像小泉八云(爱尔兰-英国)这样的母语专家。出版包含深刻理解和经验的古代译本是有意义的。

中国比日本有更多样的文化和更长的历史。可以说,中国可以与整个欧洲的历史和文化相媲美,是一个文化资源极其丰富的地区。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社会和文化的多样性,特别是包括少数民族在内的民间文化和语言,正在迅速消失。此外,与周边地区的民俗、遗产和传统进行比较也非常重要,因此仅仅关注国内情况是不够的。我对伊斯兰(包括伊比利亚半岛)和南亚的医学史非常感兴趣。这些古代文献中有许多与中国有关的记录,但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将这些古亚洲书籍翻译成中文对增强软实力也非常重要。我认为中国未来需要更多的人民币来发展软实力。(原作者是浙江工业大学东方语言文化学院副教授高包惠。(由张静翻译)